初中生遭暴打1小时丧命 同学被逼在旁边观看(图)

2008-4-21 20:31:24  作者:杨小刚 (阅读次数:


   

    2008-04-20 06:21:59 来源: 华商报

    核心提示:19日凌晨,西安一网吧门前,上夜机的15岁初中生被活活打死。两个同学在旁边眼睁睁看着他被打一个多小时,却没敢报警或叫醒熟睡的网吧老板。

简单的起因:为网吧机位发生争执,索钱未遂拳脚相加

残忍的凶手:命令遇害者的同学在旁边观看打人过程

惊恐的同学:凶手打打歇歇,直到他不喊不叫才停了手

懊悔的村民:要是当时多干涉些,孩子可能就不会死了

悲痛的母亲:娃的外套不见了,闭眼时肯定冻坏了……

华商报4月20日报道 凌晨,网吧门前,上夜机的15岁初中生被活活打死。两个同学在旁边眼睁睁看着他被打一个多小时,却没敢报警或叫醒熟睡的网吧老板。

为上网双方发生争执

18日晚8时许,西安市临潼区铁炉乡柳家村初级中学初二二班学生东东(化名),和同班的四个同学康康、乐乐、小华、小黄(均系化名)相约,到邻近的马额街道东头十字北侧的一家网吧上网。都是15岁的他们进了网吧,按照惯例,每人交6元钱的夜机费,然后每人一台电脑,可以玩到天亮。网吧老板并未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他们也没有身份证)并做上网登记。

晚10时许,网吧内进来六七个青年男子,由于里面已无多余机位,其中一人要求东东让出机位,东东没有同意,便被对方叫出网吧,扇了两巴掌。之后对方离去,东东折回网吧继续上网。

几个小时后,19日凌晨2时30分左右,对方拿着棍子又来了,将东东和他的四位同学都叫了出去,索要钱财。

同学看着东东被打死

康康告诉记者,面对那些青年的时候,先前吃过亏的东东可能有些怕了,于是就说他们五个人中肯定会有些钱,结果对方搜了其中4个人的身,没有发现钱,就以东东欺骗他们为由,对东东拳打脚踢。而另一个同学乐乐,因为给了对方一包烟,免遭搜身。

后来乐乐和小黄被命令进入网吧,“没有命令不许出来”,康康和小华则分别被对方一个人在现场监督着,站在距东东挨打不到5米的地方一直看着。直到一个多小时后,东东不动不喊了,对方才停手进入网吧。站在一边的康康和小华趁没人注意,匆匆离开现场。他们回家了,没有告诉大人,也没有报警。

乐乐和小黄则是在歹徒去追康康、小华二人时逃离的。逃离之前,他们确认东东已经没了呼吸。乐乐跑到两个乡之间的大沟处,手摔破了,然后就坐下来哭。哭了两个小时后,他回家了。小黄是顺着马路走回家的。他们没有想,除了哭和回家,还能做什么。

直到昨日清晨7时许,网吧附近有村民起床出门后,才发现了早已冰冷的孩子尸体,并报了案。接到报案的马额派出所民警及临潼公安局刑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展开调查。

目前,临潼警方正在全力侦破此案。

惊恐的同学

“他们下手太重 怕报复不敢报警”

东东死了。和他一起上网的4个同学在事发后都惊恐地回了家。昨日,记者分别见到了他们。

康康:“他们比我们大,我们站在那里连动都不敢动,更别说出手阻挠了。”

“我(当时)不害怕,(因为)他们说了不打我的……但是如果我们阻挠或者报警的话,他们肯定要打我们的。”

“我想着他们打一阵消了气就没事了,我没想到东东会死。”

“有两个人看着我和小华,其余的人对东东拳打脚踢。他们打累了,再换那两个人打。就这样,打打歇歇了三次,一直到东东不喊不叫了才停手……”

这些的时候,康康两只手捂着鼻子,低着头,声音在颤抖。他与东东家同村。昨日上午,在康康家,这个同样15岁的孩子将头埋在沙发里抽泣。他的父母、爷爷奶奶、大伯大妈全都守在他身旁。后来,他抬起头来,熬夜后格外疲惫的脸庞上满是惊恐的神情。

康康的父亲在西安上班,平时顾不上孩子,康康就跟着奶奶住。

康康告诉记者,他平时上网次数并不多,这次是同学请客,而且是周末,才去的。之所以那些歹徒没搜出来钱,就是因为乐乐一个人请客,他们其余四个人都没带钱,就乐乐带了几十元钱,而恰好对方又没搜乐乐的身。康康说,直到歹徒进了网吧,东东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时候,他才感觉到后怕。据康康的父亲郭师傅介绍,事发后,康康不到4点就回到家门口了,但害怕对方追到家里来打他,就躲在同学家里,早上7时许回家后,就缩在沙发里,什么也不向父母说。

乐乐:“在我朋友有危险的时候,我们都不能出手帮他,真的感到内疚,但是那帮人出手太重了,我们不敢。”

“东东被打时,我还在网吧里想着要不要报警,但是真的不敢,他们下手太重了,我怕报警后,他们回头报复我们。网吧老板当时已经睡了,我们也不敢通知他。”

“后来,他们命令我们两个叫醒东东,但当时东东已经没有呼吸了,接着,我们也跑了……早知道,我们不来上网了;早知道,提前把我剩下的十几块钱给他们,可能还能保住东东的命。”

“平时在学校待时间长了,在网吧玩玩游戏,挺新鲜挺刺激的。”

乐乐和小黄家都在南韩村,距离师家村不过一里路的样子。在乐乐家门口,说起几个小时前的事情,乐乐显得有些无奈。

小黄:“很害怕,很后悔。”

这个孩子什么话都不愿意再说,转身就走了。

小华:“就是为了玩,平时不怎么上网,也没那个条件,大多网吧不让我们进去。”

“东东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我们关系都比较好,没想到这次偷着上网会出这种事。好害怕,我发誓以后不会再去网吧了,更不会上夜机了。”

“我真的没想到,他们能把东东打死。他们就是要钱嘛,我们没钱就算了嘛。”

小华始终没有抬头,说话战战兢兢的。

悲痛的母亲

“娃闭眼的时候,肯定冻坏了……”

东东的家在临潼区铁炉乡师家村。师家村距离东东惨死的网吧大约有五六里路。

昨日上午11时许,噩耗早已传到了师家村。村口围了很多人,村民们谈起此事,无不唏嘘痛惜,“好好的一个娃,就这么没了……”看着来回穿梭的警车,人们脸上挂着凝重的表情。

两间破旧的土厢房,一间平房,这就是东东的家。据东东的姑夫柳广民介绍,东东的父亲在西安打工,母亲在家务农,家境不好。家里有两个男孩,东东是老大。“娃学习一直不错,前段时间学校统考,全年级百余个孩子,娃还拿了个年级二十几名呢……娃离家时穿着一件外套,还骑着他爸去年给他买的新自行车,没想到……”“昨天出门时还好好的,一下子孙子就没了,上网上得连命都没了,这还有啥盼头呢!”东东78岁的爷爷师成海哽咽着。他回忆,东东平时在家里非常听话,也很懂事,放学也能按时回家。爷爷从来不知道,孙子有时会偷着去上网。

东东的妈妈孙雅婷待在里屋,她一大早辨认完尸体后回到家,就一直号啕大哭,“昨天离家时还穿了件外套呢,闭眼的时候身上单薄的,外套也不见了,(那会儿)肯定冻坏了……”说到这里,孙雅婷实在支撑不住,又哭了起来。

懊悔的目击者

“要是多干涉些,也许东东不会死”

周末的凌晨,15岁的初中生。孩子们本应待在家里,在温暖的被窝里熟睡。而东东却在这个阴冷的凌晨离开了。村民感慨不已:都是上网惹的祸!

狗狂吠未引起人们警觉

18日晚10时许,案发十字北侧,村民段超群途经此处,发现这里的网吧门前,几个年轻男子正围着一个小男孩推搡着,段超群吆喝了一声,几个男子离开现场,小男孩钻进了网吧。

村民李小峰家的后院与网吧的侧墙对着,昨日凌晨2时许,他家的狗在后院狂叫了起来。李小峰听见约20米外的马路上传来阵阵叫嚷声,便起身到后门处,发现几个男子正围着一个小男孩拳打脚踢,李小峰喊了一声,几个男子带着小男孩顺着马路往南走去。

昨日一大早,人们发现距网吧约30米的地方,躺着一具男孩尸体,这就是东东。村民们这才明白,原来晚上狗叫的时候,这里正发生一起命案。几个目击的人都在懊悔,要是当时稍微管些“闲事”,东东可能就不会死了。

家长拉孩子到现场说教

昨日上午9时许,警方在现场拉了很长的警戒线,将东东的尸体圈了起来。

“娃才15岁,在铁炉乡柳家村初级中学上初二。”消息迅速传遍整个街道,“唉,都是上网惹的祸……”村民们说,这家网吧在这里已开了四五年了,很多人家的孩子都曾被家长揪着耳朵从里面拽出来。

14岁的王飞(化名)今年上初一,他说这家网吧自己上小学五年级时就进去过,“(里面)不要身份证,不用登记,夜机6块,早场一小时1块钱。”他很熟悉这里的“行情”。“看看,看你以后偷家里钱上网不!”一些家长还特意将自家孩子拉到命案现场进行说教。

“这里的大多数学生都进过这家网吧,这(网吧容留未成年人上网)对学生是最大的毒害。”在马额街道教书的段老师愤愤地说。

马路上有几辆警车来回穿梭着,时而进入网吧,时而回到现场,时而赶到东东的几个同学家中询问情况。上午10时许,民警带着之前和东东一起上网的两个同学回到网吧,进行现场辨认。每过来一辆警车,现场围观群众就会一下子安静下来。“把这些歹徒全部抓住,关起来,要不然哪里还有安全感呀!”有人低声议论。

冷漠的网吧老板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上午9时许,在该网吧门前,记者发现一张写有“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告示牌,网吧在一农家房子里开着,门口挂个破旧的门帘,里面至少有二三十台电脑,老板王某正在给上网人员办理下机手续。“我不清楚昨晚发生什么事了,这里上网是有登记的,我的网吧不会有未成年人的。”但当被问及东东等人是否也登记上网时,王某沉默了。据了解,东东所在的铁炉乡柳家村初级中学附近没有网吧,而学校距事发网吧只有五六里路,康康称好几次他们都是来到马额街道这家网吧上网的。


中山大学附属中学·2002-2006 版权所有
校址:广州市新港西路135号(中山大学 西门) 邮编:510275
电话:84112382 传真:84037714